“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从全球视角来看,这个天下大势,就是中国的崛起,改写美国一超独霸的单极世界格局,让世界进入双核时代。

 

围绕这个大势,也诞生了很多机遇,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必然会成为一个国际超一流的湾区,也必然会诞生一个世界级的城市群。

 

因为粤港澳大湾区,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是一带一路的龙头,也是一国两制的示范区。

 

珠江三角洲附近的城市,都恨不得国家多给自己布置点儿任务,都拼了命往这个大势上靠,靠不上市长都没法跟老百姓交代,会成为历史罪人。

 

但是偏偏有恃宠而骄、逆势而行的,我这里就不点名了。国家的事,不会因为一个城市撂挑子就止步不前,一定会撇开它继续前进。

 

所以广州期货交易所提上了日程,澳xM证交所方案也呈报中央,深圳趁机从六方面推进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包括国际航空枢纽。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乖宝宝澳xM被寄予厚望。比如《文汇报》有消息称,澳xM将在国家的支持下,建立国际金融中心等一系列经济转型措施。

 

这些措施包括:协助澳xM建立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交易所,以及人民币结算中心。此外,还可能利用国际自由港的地位,将澳xM打造成新加坡那样的国际会议举办地。

 

有人持悲观态度,认为另一个调皮蛋蛋的孩子某港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金融中心的地位无法替代。

 

我认为这是搞错了因果关系,本末倒置。金融的本质是服务业,服务于实体经济,是实体经济成就了金融中心,而不是金融中心成就了经济强国。

 

英国是世界老大的时候,伦敦成了金融中心,美国是世界老大的时候,纽约成了金融中心。东京也成了金融中心,是因为日本经济当了多年的老二。

 

有人还说某港成为金融中心,是因为采用英美法系。其实这也是本末倒置的,那是因为英国和美国是第一任和第二任地球村村长的原因,并不是什么法系产生经济强国或金融中心。

 

中国大陆采用的是中国Te色会社主义法律体系,资本家不还是屁颠屁颠来投资了?中国不还是成为了最大外资吸引国?归根结底是因为能挣到钱,跟法系没什么关系。

 

不信A股来个大牛市,你看外资疯不疯狂,甚至连裤衩可能都来不及穿,就冲进来了,连中国法律可能都来不及学。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A股为什么不涨?我的答案可能让大家出乎意料,那就是中国经济正在高速成长中。

 

有人说蛋总扯蛋了吧,人家都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中国经济发展了,那股市应该涨才对啊。

 

是的,谁说中国股市没涨?中国股市只是指数没涨,但是你没看到上市公司总数增加了多少倍?上市公司总盘子涨了多少倍?

 

1990年,A股上市公司只有8家,2000年有1088家,2010年有1899家, 2019年12月20日,A股上市公司3770家。

 

虽然股市没涨,但是总市值翻了多少倍,可能超出了你的想象。2000年是4.8万亿,2010年是26万亿,2019年12月20日是57万亿。

 

因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一大批企业逐渐成长起来,需要到股市里融资,股票多了,但是股市里钱没有增加,或者股市里的钱增加的没那么快,僧多粥少,那股票的价格怎么可能会涨呢?

 

由于股票不涨,大家进入股市的意愿更低,更不愿意炒股,资金就更少,所以股票就更难涨,形成了恶性循环,中国A股的总市值和GDP的比值越来越少,现在不足60%。

 

相反,我们再看纽交所的企业数量,1999年3025家,现在呢,(2018年)反倒降到了2505家;纳斯达克1996年底有5556家上市公司,2018年降到了2701家,妥妥的逆生长。

 

扯远了,反正我认为资本是逐利的,只要有利可图,什么法系是次要问题。因此我看好澳xM,只要澳xM能把握住历史机遇即可。

 

但澳xM也有不利因素,那就是中美关系会进一步恶化,因为美国的政治精英在遏制中国的问题上,已经形成了高度共识。

 

今后一段时间,美国只会变本加厉,或者换招出手。蛋总之前就预测过,打过香x港牌,可能打新x疆牌;打完新x疆牌,可能打西x臧牌。

 

果然,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审议通过了2019年《西x臧政策及支持法案》,相当于给臧xD势力打了一针鸡血。

 

那么会不会打澳xM牌呢?我认为这是一定的。不过香港那种打法不太好使,因为澳xM有基本法第23条。

 

但是我认为美国会想办法破坏澳xM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作用,影响澳xM的历史使命,进而迟滞中国伟大复兴。

 

12月17日的一则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把澳xM的信用评级从澳xM信贷评级展望从“稳定”降至“负面”。

 

惠誉的解释是,作此调整,主要是因为澳xM跟内地在经济、金融和社会政治的联系日趋紧密,与今年9月下调香港评级原因相同。

 

香港被调低我也就认了,毕竟曱甴作乱。但是为什么要唱衰迎来重大利好的澳xM?而且早不调晚不调,偏偏在澳xM回归20周年之前调,用心险恶啊!

 

有人可能不理解,调低评级有什么影响。其实这是美国贸易战的一种手段,会打击投资者信心,减少资本流入,甚至引起资本外逃,最严重的可能引起一场金融危机。

 

我们先科普一下什么叫信用评级机构。信用评级机构,是金融市场上一个重要的服务性中介机构,就是评价债务主体的信用情况。

 

风险小的主体,大家肯定都愿意投资。如果评级机构是客观中立公正的,那么信用评级还是相当有参考价值的,对于投资者而言,相当于看天气预告,预防风险。

 

信用评级越高,意味着投资风险越低,大家都愿意出钱,那么融资方(发债方)的融资成本就低。

 

如果信用评级低,意味着投资风险大,大家都比较谨慎,融资方(发债方)必须给予较高的收益才能融到资,融资成本就高。

 

但是世界是复杂的,在金钱的诱惑之下,有很多信用评级机构,成为了大资本割韭菜的帮凶,甚至成了政治集团的发动金融战的帮凶。

 

这个套路跟黑心荐股师一样,成为幕后操盘庄家的白手套,操盘庄家需要有人接盘的时候,他就拼命吹这支股票,好让庄家拉高出货;需要抄底的时候,就死劲唱衰。

 

有人说,那就不能跟着他反向操作?不能,因为他大部分时候,还是客观公正中立的,获取大家信任,为的就是日后不经意的夹带私货。

 

很不幸,信用评级市场已经形成垄断,三大评级机构垄断了全球96%的市场份额,这三家分别是标准普尔穆迪惠誉,而且总部都在美国(惠誉在伦敦也有总部)。

 

这三大巨头不管是地理位置上,还是股权归属上,都完全是美国公司,受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SEC)监管。

 

需要注意,惠誉最大股东曾经是法国的菲马拉克,不过在2015年,其大股东已变为美国的赫斯特集团。

 

三家评级机构评级内容各有侧重,标准普尔侧重于企业评级方面,穆迪侧重于机构融资方面,而惠誉更侧重于金融机构的评级。

 

三大机构诞生之后的许多年中,都比较客观、公正,所以赢得了市场,赢得了全球信任,但是形成垄断之后,有时却成为资本和霸权主义的打手。

 

全球著名的咨询公司麦肯锡曾经宣告:谁掌握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定价,谁就掌握了全球资金的流向,就掌握了主权国家的货币和金融政策,就掌握了主权国家兴衰成败的命脉。

 

而当今世界,掌握全球债券市场和资本市场定价权的,就是美国控制下的三大评级机构——穆迪、标普、惠誉。

 

三大机构到底公不公正,我们举个例子。美国自二战后经历了十次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其中1973年的经济危机和2007年的次贷危机最严重。

 

1971年美国失信于天下,单方面违背约定,拒绝将美元兑换成黄金;2007年的经济危机,仅次于1929年的大萧条。但是穆迪对美国的评级,一直是最优的AAA,从未动摇。

 

很长时间,美国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赤字和债务规模不断增加,三大机构一直没有任何表示,只有标普顶不住世界舆论的压力,在2011年勉强下调了一级,从AAA,到AA+。

 

给美国评级高,那么美国融资成本就低,相反别的国家,就没有这个待遇了。五眼联盟都是最高级,英国因为脱欧,暂时被放入了第二档。

 

比如中国,虽然政治稳定,经济高速发展,还把美国危机中捞出来了,但是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却不高。

 

三大评级机构长期压制中国主权评级,竟然只给BBB级。由于中国在上次金融危机中表现优异,世界银行都看不下去了,中国的评级才好了点。

 

比如穆迪目前给中国的评级,依然不如智利和法国,也不如马上要脱欧和分裂的英国,也不如曱甴之乱中的香港(目前Aa2)。

 

 

美国打压别国,是为了帮助美国资本压价抄底,抄到底之后,再提高评级方便拉高出货,说起这,就是一把辛酸泪和一部血泪史。

 

2003年,中国十三家商业银行谋求海外上市融资,但是三大机构给予了垃圾级的评级。

就这样,美国的金融资本家,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攫取了中国商业银行的股份。

 

2004年,小布什表态,要通过国际压力迫使人民币汇率升值,穆迪立即跟风,降低中国主权债券的评级。

 

不能小看三大评级机构的杀伤力,这是美国金融霸权的重要手段,可以完美配合美国政府的政治攻势。

 

美国一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这样: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用债券降级毁灭一个国家,有时候搞不清是谁更强大。

 

2003年,由于德国反对伊拉克战争,普尔将包括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在内的一些德国企业信贷评级降至“垃圾级”,蒂森克虏伯的股价因此跌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土耳其,土耳其这十几年GDP增长还是错的,2018年一季度还达到了7.4%。

 

但是由于埃尔多安不太听话,于是标普首先将土耳其主权信用评级从BB-降至B(垃圾级),穆迪不甘落后,顺手也给了土耳其一个垃圾级。最终,土耳其货币里拉半年多暴跌逾40%。

 

三大信用评级,为了美国的利益,不惜对他国痛下杀手。

2009年,美国深陷次级债务危机,美国为救市而扩大流动性,美元的信用不断下跌,但是评级依然是最顶级AAA。

 

就这还不够,为了从其他市场吸血,穆迪突然下调了希腊主权评级,欧元随之大幅度贬值。紧接着希腊主权信用遭三大机构连续重拳,直到被评为垃圾级。

 

非常巧合的是,每一次在希腊与欧元区已经采取措施、债务危机出现曙光的时候,美国就这么来一下。

 

在这里不得不赞一下腹黑兔,腹黑兔趁着美国打压希腊的时候,果断出手救市,这下子算是抄到了铁底,还获得希腊第一大港口35年的特许经营权,直到2050年。

 


现在希腊终于挺过来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逐渐恢复上,中希友谊也上了一大台阶,今年内谁还专门去了一趟。

 

有时候三大评级机构,会成为国际金融炒家的帮凶,在关键的时候落井下石;在有泡沫的时候,又会吹捧到天上。

 

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你要是提前预警,我敬你是条汉子。但是金融危机都爆发了,索罗斯都布局好了,人家政府正在艰难抵抗,你这个时候突然下调泰国的信用评级,加重了东南亚国家的危机,相当于从背后又捅了一刀,我只能说是索罗斯的帮凶。

 

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无奈地说:当我们准备发行债券渡过危机的时候,穆迪下调了我们的评级,让我们在国际金融市场借不到款……

 

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马哈蒂尔曾痛心疾首地说,有人拿了几十亿美元晃了一下,就把我们辛辛苦苦几十年创造的财富拿走了。

 

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也遭重创,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韩外币债务评级由“ BBB”连降4级至“B+” , 使韩国债务评级跌至非投资级别。

 

借钱借不到,一方面号召国内大妈捐黄金首饰(兑换韩元),一方面只能向美国控制的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然而这时IMF却提出了苛刻的条件,那就是开放金融,允许外资控股韩国银行。

 

原本有着政府背景的韩国中小企业银行,外资比例达到了16.287%,成为第一大股东,韩国第二大银行直接更名为花旗银行(美国)。

 

所以韩国人无奈地感叹,在韩国已经没有了“韩国的商业银行”,全部都是外国银行或外资银行了。

 

其实不光是银行,韩国大企业集团和几乎所有重要行业的重要机构均由外国资本控制,最重要的命门被外资控制了。

 

比如韩国最大的钢铁公司浦项钢铁,60%以上的股份已经被华尔街攫取。

 

所以通过金融危机,说美国接管了韩国的制造业跟金融业毫不为过,韩国全民在给华尔街打工。

 

所以有人说,经过1997年的洗礼,韩国只剩下韩国烧烤和韩国泡菜了,说不定原材料还是中国产的。

相反,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前,三大评级机构给美国次级债务的75%都给以 3A 级评价(最顶级),10% 是2A级,只有8%是A级、7%是3B级。

 

雷曼兄弟倒闭前,穆迪给予该投行的评级是2A,不知道坑了多少投资者。申请破产的美国国际集团,被美国政府接管前一个星期,穆迪还给予最高的无担保债3A的评级,你说坑人不?

总之,三大评级机构,可以说是美国金融战的重要武器。平时可能会表现出一种公正中立的嘴脸,但是关键时候就可以充当美国金融战的刺刀。

鉴于此,中国必须保证自身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社会的安定团结,同时努力维护周边地区和平稳定,不给三大评级机构下手的借口,靠硬实力吸引投资者。

同时,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信用评级体系,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培育自主可控的金融中心,为世界提供稳定可靠的金融服务,努力成为世界经济的定海神针。

瓦解美帝的金融霸权,比贸易自卫反击战更加刺激,也更加精彩。这方面可聊的还有很多,我们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