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12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表决通过两项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民主党大佬,议长佩洛西代表众议院正式指控他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特朗普也成为继1868年的安德鲁·约翰逊,1998年的比尔·克林顿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当然,被弹劾也不意味着特朗普的天就塌了下来。虽然特朗普在民主党占优的众议院这边失守,但弹劾要想通过,还得参议院三分之二的参议员同意——而在共和党占优的参议院,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特朗普大可不必担心自己会此下台甚至定罪。

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就可以高枕无忧。毕竟弹劾启动前,所有人就都已经知道参议院是不可能通过的。可饶是如此,佩洛西依然坚持推进,如果没有意义,岂不是自己把脸送到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巴掌前,等着他们来抽吗?

佩洛西当然没这么贱,更没这么傻。实际上,佩洛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她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弹劾,而是应该在于大选。

很明显,佩洛西是弹劾不倒特朗普的。但没有关系,大选马上就要开始了,只要将大家的目光聚集到弹劾头上,将手头的证据一件件的抖落出来,再辅之以舆论的炒作和营销,一点一滴的朝民众脑海中灌输特朗普有罪的认识,这种氛围熏陶之下,民众对特朗普的印象就会一日坏过一日,到选举时,特朗普自然就会败北。而一旦特朗普败选,没了总统光环庇护,佩洛西就会轻而易举的践行她之前许下的誓言,将特朗普送进监狱。

这就是佩洛西的算盘,这才是佩洛西的目的。

那么,佩洛西的这套方案,有没有可行性呢?当然有。佩洛西手上捏着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的证据(如果连这个基本的东西都不掌握,佩洛西也绝无胆量启动弹劾),弹劾案又天然吸引世界的眼光,在万众瞩目之下将特朗普的“罪证”一件件曝光——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毁人方式了。

不过,这种方式,一定有效吗?或者说,这些所谓罪证,究竟是否足够将特朗普搞倒搞臭呢?

这个得看怎么说。鉴于参议院不可能通过弹劾,所以搞倒是肯定不可能的。但搞臭和搞倒不一样。特朗普倒不倒那取决于参议院表决,但特朗普臭不臭那就是民众主观认识。只要民众主观上厌弃了特朗普,那就算弹劾动议在参议会被驳回,那特朗普也守不住连任。而只要民众不讨厌,那特朗普的这些罪证就算在法律上确凿无疑,但他照样可以吃香喝辣,继续在白宫干下去。所以,特朗普的前途命运,并不在于参议院,而在于民众对他的态度和观感。

这,才是弹劾案的关键所在。佩洛西的成败,特朗普的得失,最终都取决于弹劾案,会在民众心中产生怎么样的影响。

现在,佩洛西通过启动弹劾,已经在舆论上占了先机。不过特朗普也不是一点反击之力都没有。毕竟特朗普就是搞舆论政治起家的,通过对社交媒体的运用,特朗普破天荒的完成了屌丝逆袭,在传统精英圈子集体封杀之下,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登上总统宝座。而入主白宫后,他又成功的运用推特账号,大幅消解了精英控制的传统媒体的权威,树立了自己独树一格的政治形象,堪称全球政治人物利用社交媒体的开山鼻祖。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和佩洛西,可谓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最后谁胜谁负,现在还真不一定。

只不过,虽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但经此一役,美国政治的极化和衰败,可以说是大大加剧。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一次弹劾,可以说是美国政坛迈向党争模式的标志性象征。

什么叫党争?就是只管站队,不问是非。攻守双方判断曲直的标准,都仅仅只是是否符合自己一方的利益;置于事情本身的对错,反而并不重要,只不过是双方争执的由头而已,。

当然,客观的说,这种将私利置于国家公义的行为,在任何政治环境下都是不可避免的。但一般来说,如果政治生态健康,那么这种精致利己的思维,其祸害程度是有限的。依然有相当部分政客,会将公平公正至于党派私利之上。如果其所保护的对象确实做错,那即便对他的弹劾会损害己方党派私利,他们依然会坚持公义。

之前的几次美国弹劾案,大致都遵循了这个原则。19世纪的约翰逊总统弹劾案太过遥远,就不说了,而最近的那次,克林顿弹劾案,就有三十名民主党国会议员倒戈,猛烈抨击本党总统克林顿对司法程序的非法干预;而除了这两次正式弹劾之外,总统最接近被弹劾的而一次,也就是著名的“水门事件”,当时随着尼克松讲话被深喉曝光,其所属的共和党国会议员有大半倒戈,对自家的总统展开猛烈抨击。

这就是公义战胜党派私利的典型表现。这种倒戈,证明当时还是有许多美国议员是坚持原则的,将国家的利益至于己方私利之上。

而这次,则完全不一样的。在今天的特朗普昭然若揭的通乌门弹劾调查中,没有一个共和党众议员站出来抨击自己的总统,而民主党除了区区两人倒戈,其他的全部予以支持。这种泾渭分明的党派立场,证明国会议员已经几乎完全放弃了对事件本身是非曲直的认定和辨识;而仅仅着眼于党派私利。

这就是典型的党争!而这种党争,也折射出美国政治的衰败。美国的国会议员——也就是这个国家最顶级的政治精英,他们完全陷入党同伐异的巢窟,而放弃了对公理正义的坚守。

当然,也有一种解释,就是共和党议员确实是发自内心的认定特朗普无罪;至于民主党议员,则是由衷的认为特朗普就是犯罪。从这个角度来说,那就不是党争,而仅仅是只是共和、党民主两党,在这件事山头看法出现了重大分歧而已。

但即便如此,也不是好事。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出现重大分裂。同样一个政治事件,驴象两党居然会得出截然不同,南辕北辙的认识,这意味着两党在思想认识层面出现了尖锐的矛盾和对立。而这种政党针锋相对背后,必然是整个美国社会的严重撕裂和对立。

这才是美国的最大危机。一场弹劾案,以这样的方式开场,无论其原因是政治党争还是社会撕裂,这都意味着美国出现了大问题。并且这种问题,已经超出了民主机制所能调和的范畴(但凡稍有可调和之处,两党的态度也不会这么水火不容,格格不入)。而且,随着这次弹劾案的启动,这种对立和冲突还被摆到了桌面上,摆到了舞台的中央。不管接下来形势如何演化,两派之间的矛盾,都会因这场弹劾的发酵,而严重激化!

这将对美国政治乃至社会接下来的运转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本来,弹劾总统就已经是是惊天大事了。而且围绕弹劾案,美国内部矛盾还大大加剧,这影响就更加深远。无论最后特朗普与佩洛西谁胜谁负,经此一役,美国的内部撕裂,都将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甚至动摇国本!

这恐怕是佩洛西和特朗普都不愿意看到的。但是,他们又都没有办法。美国社会的撕裂已经越来越严重,体现在政治上,民主两党的分歧也越来越不可调和。当这种分歧大到一定程度,超过了民主机制的弥合范畴,双方走向决裂是必然的。两派人心中,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国。双方谁都无法说服对方,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各退一步和衷共济。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就只能火并,一派彻底压倒另一派,唯有如此,社会秩序才能重新得到恢复。

但问题是,谁都想当胜利的一方,谁都不想成为失败者。而两派又大致旗鼓相当,这种火并的方式,究竟是解决问题的途径,还是引发更大范围撕裂和对抗的先声,这个真的不好说。唯一能确定的是,形势已经将双方都逼到了悬崖边上,双方即便心有顾虑,也只能别无选择,殊死一拼。而这场弹劾案,就是佩洛西和特朗普、民主党和共和党、政治正确和白人至上之间,一次矛盾的总爆发,总对决。